信得过的彩票平台排名 -- 正文

债台高筑共和党重提赤字问题 拜登刺激计划堪忧

   对于当选总统拜登而言,2020年12月底赶着推出的9000亿美元纾困法案,为其上任前的美国经济提供了短暂的窗口。但这一轮的失业救济金,也将在他任内的第一个100天到来之前到期,与此同时,疫苗不尽如人意的接种进展也可能拖慢经济复苏的步伐。拜登称,将在就任后推动更多刺激措施出台。

   但问题是,如果民主党未能在当地时间1月5日佐治亚州的改选中拿到两个参议院席位,共和党将继续把持参议院,进而可能会因对联邦赤字和国债的担忧而否决拜登的计划。届时,2020年年底通过的很可能是最后一轮刺激法案。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2021年拜登必然会提出更多刺激经济的计划,这将使得美国的财政赤字大幅度增加。“但(刺激计划)能否通过,最终取决于下一届美国国会的组成情况,因此1月5日佐治亚州的改选非常重要。”他说。

   美国的政府赤字到了什么程度?对美国亟待复苏的经济有何影响?

   共和党重提赤字问题

   根据美联储的数据,十年前,美国正从金融危机的衰退中挣扎出来。联邦政府2010年的年度赤字为1.3万亿美元,公共债务达12.3万亿美元,约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84%。如今,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经济造成了另一场冲击。美国2020年的赤字超过3.1万亿美元,国债已达21万亿美元,超过GDP的100%。

   2008年金融危机后,共和党人在2011年推动了预算控制法案的出台,严格设定政府支出上限。但2014年之后,共和党人与民主党人似乎开始放弃这一上限,2019年美国政府和国会达成协议,同意提高未来两年联邦政府支出上限,并将财政部发债权限延长至2021年7月31日。

   2020年,政府支出增加幅度录得1963年国会预算办公室有记录以来的最高值。但共和党和民主党一致同意,在去年3月向大多数美国成年人一次性发放1200美元的支票和每周600美元的失业救济金。去年年底,两党又赞成向美国人发放600美元的支票并延长失业救济金的时限。但此时,共和党对赤字问题的担忧开始凸显。去年12月底,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Mitch McConnell)连续两天拒绝了民主党对派发2000美元大额支票直接投票的建议。

   但事实上,根据国会预算办公室的分析,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执政初期通过的减税政策,预计到2028年将增加1.9万亿美元的赤字。“共和党人乐于为了减税而增加赤字,但不乐于为了增加支出而增加赤字。”美国企业研究所经济政策研究主任斯特林(Michael Strain)说。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永涛教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从历史上来看,一般在共和党的总统执政时,美国政府的赤字就会出现较为严重的上升,从里根、布什到特朗普都是如此。这是因为共和党的总统一般比较倾向于发布减税政策,减税后(财政收入减少)赤字就会增加。”

   刘永涛认为,共和党现在重提财政赤字的影响,一方面这本来就是该党原则上的关切;另一方面,共和党也想通过削减开支来制约拜登政府的行动。“拜登政府现在急需资金,但在疫情和大量失业的背景下,经济还未完全恢复。共和党重提赤字问题,也有想制约民主党的政治因素在里面。”他称。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2020年早些时候,白宫预算管理办公室前主任马尔瓦尼(Mick Mulvaney)在牛津大学描述了共和党在这一问题上的立场:“当白宫有民主党人时,共和党就会对赤字非常感兴趣。”

   巨额债务是可持续的吗?

   庞大的赤字意味着不断增加的联邦债务。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罗戈夫(Kenneth Rogoff)2010年发表的论文认为,当公共债务超过年度经济产出的90%时,经济就开始出现问题。债务膨胀被描述为“最致命的脆弱性”和经济衰退后不久的“下一场危机”。

   但也有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今的低利率使得政府借贷非常划算。美国前财长萨默斯(Lawrence Summers)和哈佛大学经济政策教授弗尔曼(Jason Furman)的最新论文认为,美国10年期指数债券的收益率在2000年到2020年之间下降了4个百分点。因此,相比债务的规模,人们更应该关注偿债成本在GDP中的占比。

   美联储在3月疫情暴发后将利率下调至接近零利率的水平,并已明确表示不太可能在短期内提升利率。这一结果是,美国可以以历史上最低廉的成本借贷,并有更大的能力花钱摆脱当前的经济危机。

   不过,美国曼哈顿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波特曼的首席经济学家瑞道尔(Brian Riedl)认为,一旦经济完全复苏,在没有任何新支出的情况下,债务已经飙升至难以想象的地步。其次,这一膨胀的债务水平意味着未来利率的任何上升都可能带来全面的债务危机。

   “赤字问题上的鸽派,本质上是把美国经济的未来押在了利率永远不会再超过4%或5%的预期上。虽然与预期相反,近年来利率下降,甚至在公共债务增长的同时利率也在下降,但他们认为这种状态将持续下去的看法是错误的。”瑞道尔称。

   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在假设没有新的救助或支出扩张,同时2017年通过的减税政策也在未来几年内如期到期的情况下,美国联邦政府未来30年将借入104万亿美元。这么多债务将使利率的高低变得至关重要。虽然在过去30年里,华盛顿为债务支付的平均利率从8.4%逐渐下降到2%,但国会预算办公室认为,未来30年利率将逐渐上升到4.4%。

   瑞道尔称,以此推算,国债将在30年内接近GDP的200%,到2050年,利息支出将消耗所有税收的近一半,并将年度预算赤字推高至GDP的12.6%。“(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当今天的婴儿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候,他们三分之二的联邦税将仅仅能支付国债的利息。”瑞道尔说。

  来源:第一财经

posted @ 21-01-13 10:5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老私彩十大信誉平台 @2018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1 版权所有